市民孙先生建议

2020-06-24 05:03

陈女士说现在的城墙搞得很好,希望市民能一起来好好地保护它,“怎么从祖宗手里继承的,怎么还给子孙后代!”

不过即便如此,老人还要花一天的时间跟城墙“零距离”接触,“再次去重温小时候的城墙。”

1954年12月,南京市政府成立临时拆城工程处,开始大规模拆除城墙。那时候刚20岁的唐玄明已经在建工局工作了,“我当时直接跟领导反映,城墙不能拆!”唐爷爷说自己反对拆城墙不仅仅是自己跟城墙的感情,“因为我深深地知道,城墙的珍贵性跟它的保存价值!”

昨天,扬子晚报记者发现,施工人员正在城墙垛上的射口安装灯具,“所有沿线都要装的,估计到7月20日就全部装完,能够亮起来了”。

环城徒步是南京外国语学校的老传统,穆丹是南外1978级德日班学生,是南外最早参加环城的一批学生。他在电影片尾的导演手记中写道:“1983年春,我们初三德日班在钱铁锋老师倡议和带领下,进行了第一次环城,出发38人,到达27人。30年来成为南外传统,保留至今。”

1954年夏季两个月暴雨浸渍,南京城墙连续发生三次坍塌事故,其中最为严重的是中华门西干长巷城墙局部倒塌,造成周围居民死伤二十余人。9月间,南京市建委对城墙进行全面检查,发现险情350多处。

赵大爷则希望明城墙能够提供足够的地图,“这个城墙是第一次开放,没有地图,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走”。对此,在神策门外服务的志愿者解释说,他们根本没有想到来了这么多人,事先准备好的地图8点多的时候就已经全部发放完了,他们已经要求印刷厂加印新的地图,新印好的地图很快就能送到。

从仪凤门回来经石头城公园的“加油站”,陈女士盖了第二个章,“我从仪凤门走了一个半小时走到中华门,这不,刚盖好第三个章。”陈女士得意地扬扬手中的地图。“我准备马上去中山门,然后再去神策门集齐5个章,下午直接搭3路车回到太平门,我单位刚好就在太平门!我还有个车子在单位,正好从单位骑车回家。”

肖敏浩今年33岁,就职于一家国企,爱好羽毛球、爬山等。今年6月份,他环紫金山走了25公里。

“环城七十里”的发起者据说是鲁迅。当年,就读于江南水师学堂的鲁迅和朋友一起,沿着南京城墙“暴走”一圈。

届时,夜幕降临,这些原来供士兵瞭望射击的孔内将射出炫目光线,扮靓这古老的城墙,环城将亮起一道美丽的风景线。

上世纪90年代,南京又开始重新修葺城墙,唐玄明为此还专门跑去找了当年给自己降职的老局长,“我要告诉他我的坚持是正确的!城墙的历史地位是没法撼动的!总有一天会受到重视的!”

环城七十里,听名字就像一部诗意的大戏。昨天的活动,不仅仅是“环城暴走”,南京市民对明城墙的感情,也在这一刻被文字和照片定格。还记得那首儿时的童谣吗,“城门城门几丈高,三十六丈高,骑花马,带把刀,从你家门前抄一抄,问你吃橘子还是吃香蕉”。

肖敏浩特别推荐了台城段、挹江门段的明城墙。站在台城上,远处的紫金山和鸡鸣寺可以尽收眼底。而走进九华山公园,登上城墙,沿线风景也非常优美。

昨天启动仪式上,5名国际友人和青奥志愿者带领全场共舞《happy南京,happy青奥》。青奥场馆工作人员和青奥吉祥物砳砳一起,将巨幅青奥会会徽挂上城门。

昨天是南京青奥会倒计时30天,明城墙景点免费开放一天,“环城七十里”活动在神策门瓮城启动。整条路线约35公里,大约6至9小时走完,身体不适者可中途自行退出。环城沿途设5个“加油站”,环城者从任意“加油站”领取地图和盖章。

肖敏浩从神策门出发,逆时针行走。历经仪凤门、汉中门、雨花门、中山门、玄武门等15个城门。

7月13日,他对35公里的南京明城墙进行了“环墙暴走”,“人的潜能比你想象的要大”。

记者见到戎志刚的时候,他正拿着“环城七十里”的地图,在中华门城墙处的“加油站”盖章,这是他的第一个章。

肖敏浩还特别提醒,建议大家一定要提前熟悉路线,同时,环城走一定要穿合脚的鞋子和厚袜子,随身携带一些高热量的食物。

昨天早晨9:50,戎志刚从东关头上城墙,走了半个多小时走到中华门。“几十年了我从来没有离开过南京,以前也想上城墙走走,但是很多地方不开放,我就绕着白鹭洲附近的城墙根一圈一圈地走,走到今天终于等到它通了,也能亲自走完这70里城墙了。”

在城墙上,还有一些“拖家带口”的市民。韩大爷带着老伴和4岁的孙子也来体验了一把。“现在的小孩子都是娇生惯养,现在难得有这种机会,带他出来锻炼一下。”虽说是来锻炼孙子的,但韩大爷还是心疼孙子,不敢走远,“能不能走完全程无所谓,主要是来锻炼一下,呼吸一下新鲜空气”。

据肖敏浩介绍,此次环城走根据定位测出的实际行走距离为39.76公里,用时546分钟46秒,平均时速为4.37公里。

之前扬子晚报曾经报道过的民间青奥达人、网友“粽子叔叔”陈先生也来到了现场。“粽子叔叔”身穿醒目的绿马甲,头戴印有奥运五环的“王冠”,挎着“为人民服务”的帆布包,手里拿着青奥会吉祥物“砳砳”,在人群中显得十分惹眼。

同样打算走完全程的南京市民许先生告诉记者,他对明城墙早就充满了兴趣,只是苦于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来走一趟,这次终于等到了明城墙全部对外开放。“环城七十里”活动对于他这个铁杆户外运动爱好者来说,是个绝好的挑战自己的机会。

“在南京生活了30多年,终于看到以前破破烂烂的城墙又恢复了它该有的威武的样子!”陈女士20多岁的时候定居南京,“在报纸上得知今天是城墙免费开放日,果断要来走一走!”陈女士早上八点多从小桃园边上的挹江门上了城墙,“我从那儿领了一张地图,盖了个章,走了半个多小时到仪凤门。”

此外,城墙上的其他配套设施也正逐步到位。记者昨天看到,玄武门至神策门段沿线,已经多了几处长条形石凳,供游客休憩,果皮箱也出现在了城墙上。

老人说,现在的城墙是修缮以后的城墙了,“很多城墙在上世纪50年代被拆了以后就消失了,比如水西门就是那次的拆迁拆掉了,重新修葺的很多也没有了原来的味道。”

“小时候我家住在鼓楼,经常和一拨小孩子一起去玄武门那儿的城墙玩,城墙很矮,又有很多洞,我们就翻来翻去,经常一玩就到很晚。”老人说,上世纪五十年代,全国各地掀起拆城墙城门的风暴,南京也未能幸免。

昨天,吸引上万南京市民参加的“环城七十里”徒步走活动,则是由南京籍导演穆丹的电影处女作《环城七十里》酝酿而来。

穆丹说:“我当时没想到能拍出这么漂亮的画面,因为城墙修复后,跟我小时候比不一样了。我上去以后,一拍特别漂亮,前景是很青春的小孩,后面是几百年的城墙,再后面是南京林立的高楼。青春、古老和未来,和谐地共生。”

省委常委、南京市委书记、南京青奥组委执行主席杨卫泽向青奥参与者代表赠送“环城七十里”旗帜,其中包括19岁的国际博览中心场馆电视转播副经理孟令康。有成功环城经验的市民代表肖敏浩也接过旗帜,和其他运动达人一起,带大家开始了环城之旅。

电影《环城七十里》,就是以南京外国语学校这样一个真实的传统为创作背景,讲述一群高三学生毕业前最后一个春夏的故事。电影全部在南京取景,其中有《城门城门几丈高》、《孩子》等14首原创民谣歌曲。电影还未上映,根据南京童谣《城门谣》而创作的电影主题曲《城门城门几丈高》,就引发了市民环城行走的热潮。

“放下生活琐事,和灵魂对话,感受放空、自然的自我。”肖敏浩鼓励市民朋友们携手一起在明城墙上走起来、跑起来。

南京市民赵大爷告诉记者,他在报纸上看到了“环城七十里”之后,立刻产生了兴趣,拉上多年好友张大爷一起来登城墙。赵大爷说,他和张大爷立志走完全程,虽然七十里的路程并不短,但他们有信心能够“拿下”这一段路程。

穆丹认为,青春就像“环城”,看起来毫无意义,从起点到终点走一圈,但是这个过程中的暴走、冲突、疲惫、怨恨,以及无目的地展现、发现和体验,才是青春的真谛——一场没有任何功利色彩的行走。

但是,唐玄明等来的却是降职降薪通知。“不想拆你就回家!”最终,唐玄明还是没有参加这次拆城墙的行动,“我没有勇气也不会亲手去拆城墙!”

昨天,中华门城墙上,一位老人颤颤巍巍从“加油站”出来,这是79岁的唐玄明,围着城墙长大的南京人。

此外,对于青奥会的热情也是许先生参与这次活动的动力,“青奥会不仅仅是青年人的活动,我虽然年纪大了,但也有一颗年轻的心”。他为了这次环城活动做了充足的准备,换好了登山鞋,带足了干粮和水, “一定要走到终点”。

市民孙先生建议,在明城墙开放后给城墙配置垃圾桶、卫生间等公共设施,为了避免产生垃圾,孙先生在疲劳时吃自带的黄瓜解渴。

1938年出生的戎志刚今年77岁,“我在扬子晚报南京城事那一版看到了新闻,说今天明城墙免费开放,‘环城名人’还能获奖,就过来了。

由于昨天是工作日,赶来登城墙的主力军是老年人和放暑假的学生。早上8点刚过,就有大量市民涌入神策门。最终,有2000多位市民坚持到了终点,走完了近一个马拉松的距离。

和他随行环城走的,还有一名澳洲女护士,以及一名研究南京城史的专家。

昨天不少老人带着孙子孙女参加活动,明城墙对南京人而言,更多的是一种传承。